<track id="dMNSZgE"></track>
  • <track id="dMNSZgE"></track>

        <track id="dMNSZgE"></track>

        1. 欢迎来到啪啪视频网!

          啪啪视频

         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
          啪啪视频
          当前位置:

          美国这位讲普通话的大官,对中国充满敌意

          来源:黄se网 时间:05-28 09:37:20浏览2147次

          当12月11日,戴琦在记者会上发表提名演说时,她显得有些紧张和难以置信,她不信任一个黄皮肤的台裔女性,居然也可以出任“美国贸易代表”。

          她身后的拜登,握着双手,殷切的看着这位有点紧张的同事。

          戴琦对着话筒开端说道:

          “当拜登先生找到我,盼望我来担负“美国贸易代表”时,我头脑里立刻出现出两段记忆。”

          “第一段是2007年,第一次踏进“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”时,秘书给我递来的卡片。”

          “那是一张进入高等别办公室都必需填写的‘家庭身份背景卡’。”

          “我在卡片上写下了我的血缘,我的家庭背景,和我的所有。”

          “我的父亲家庭,兄弟五个,我父亲是最小的小五,他诞生在中国昆明,随后去了台湾,在台湾长大。”

          戴琦的父亲戴元亨,高中照(前排左二)

          我的父母从高中就在一起了,他们阅历了高中、大学,当1960年肯尼迪公布了新移民政策后,父母决议赴美留学。

          后来我的父亲在“沃尔特国度军事医疗中心”当一名研讨员,专门辅助疗愈越战美军士兵的心灵创伤。

          而我母亲则在美国国立卫生研讨院工作,她抗衡击鸦片类药物的滥用做出贡献。

          “我是我们家第一位美国国民,比我父母还早,因为直到我五岁时,我的父母才真正成为美国国民。”

          戴琦笑着说,此时现场响起掌声。

          戴琦接着说,“第二段让我印象深入的记忆是,当我担负民主党的贸易官员时,我手上拿到的第一个案子,是美国在日内瓦的世贸组织大楼里,状告中国。”

          “我的父母来自台湾,当我在世贸组织举起牌子控诉中国时,我心中充斥自豪,我很冲动我来这里是代表美国向中国提起一项神圣的诉讼。”

          “我是个移民的女儿,但我是为了美国好处而战役的,也只有美国能给我如此机遇。”

          台下再次响起掌声。

          来者不善

          我想改正一下上面用的称呼,戴琦是她的中文名字,但在绝大多数时候她都不会这么称自己,人家真正的名字是Katherine Tai,凯瑟琳.戴,才是她的真名。

          另外她也不是什么华裔,她的心底里只认同自己是台裔,她的家族背景是,父母全家逃离中国,在台湾长大,随后父母从台湾移民美国,在美国生了凯瑟琳.戴。

          看美国久了,很多时候,美国的“黄皮”比“白皮”对中国更狠。

          凯瑟琳.戴就是其中的典范,有人说她会讲流畅的普通话,还在1996-1998年到广州中山大学教授英语,便以为她会对中友爱。

          恰恰相反!

          凯瑟琳的流畅普通话,和她曾到中国的两年,恰恰会成为中美竞争中对中国的不利因素。

          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。

          传统美国白人不管再怎么研讨中国,都无法真的清楚中华文化,而凯瑟琳虽然自己不承认是中国人,但他从小生长的家庭环境,就是真正的中华文化家庭。

          她对中国人的那套东西,很清楚。

          上一任的美国贸易代表是莱特希泽,他代表美国和中国缠斗几年,最终中美签下《第一阶段贸易协定》。

          莱特希泽是个纯洁的美国人,他不带情感的和中国会谈,就像他上世纪不带情感的和日本会谈,打击日本当时非常强势的贸易一样。

          莱特希泽的目标只有一个,要钱。

          不管是对中国还是对日本,他都是不带情感的要钱。

          但明年要来的凯瑟琳.戴,就完整不同的。从她上面的发言你就能看出,凯瑟琳不仅仅要向中国要钱,她对于中国,尤其是中国大陆,有着深刻骨髓的狂妄、成见、甚至冤仇

          她恨中国大陆,她为能代表美国在WTO向中国发起控告而冲动而骄傲。

          这里就详细讲一下,戴琦曾对中国的所作所为。

          2012年,美国对中国限制稀土出口,向世贸组织发起诉讼。

          稀土,作为中国最主要的战略资源,比黄金还可贵,但却久长以来一直对外卖“白菜价”,而且稀土污染非常严重。

          中国想要转变这一状态,维护环境,也维护国度主要的战略资源,于是减少稀土出口。

          可这么一来,美国不干了,中国稀土出口占全球比重超70%,中国一旦减少出口,稀土价钱暴涨。

          于是美国就在WTO对中国发起诉讼,而负责这项诉讼的人,其中一个就是凯瑟琳.戴。

          凯瑟琳.戴知道,光靠美国一个国度打这场国际官司胜算不大,于是她开端拉帮结派,积极笼络其他须要稀土的国度。

          在她的一通游说和奔忙下,前后纠集了18个国度,一起在WTO对中国发起稀土诉讼。

          这18个国度包含,反华急先锋澳大利亚,美国的老盟友欧盟,中国的邻居俄罗斯,另外还有日本和韩国。

          这场稀土诉讼,从2012年一直打到2015年,最终凯瑟琳.戴所带领的诉讼团队赢了,2015年中国撤消了稀土出口配额。

          因为对于中国起诉的成功,凯瑟琳戴随后担负美国贸易代表署的“首席中国参谋”。

          凯瑟琳.戴,一身黄皮肤,讲流畅普通话,却对中国充斥仇视,她也非常懂得中国。

          可对这个对手,我们又懂得多少呢?

          几个月前,凯瑟琳.戴接收采访,记者问他“对于现任特朗普政府和莱特希泽对中国采用的手腕和见解。”

          凯瑟琳的答复很直白,四个字:

          “太防御了。”

          她说,“特朗普的对华政策很糟糕,他所有的对华政策都是防御性的,基本目标是要确保中国遵照规矩,只有当中国不守规则时,特朗普才会采用制裁和回击。”

          “特朗普的这种做法太防御了,我以为一个对美国有利的贸易政策,不能仅仅靠防御,美国的贸易政策也必需富有进攻性,只有富有进攻性的贸易政策,才干让美国更快速、更机动、更自动的面对中国。”

          “甚至。”凯瑟琳持续说,“甚至我以为,美国应当和欧洲盟友和亚洲盟友,达成相互的贸易协定,相互向对方购置必定数量的主要贸易产品,而非从中国进口,此类相互交往的贸易产品购置协定,将很大水平上切断其他国度,对于中国的过度贸易依附。”

          凯瑟琳.戴,讲好听点,是为了美国好处积极出策划策。

          讲难听点,就是“一肚子坏水”等着对中国倒。

          45岁的凯瑟琳大学时候读的是历史和法律,她在耶鲁拿到历史学士学位,在哈佛法学院拿到博士学位。

          随落后入了美国贸易代表署(Office of the 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),一直做到了众议院首席贸易律师。

          可以说会谈和打官司,都是凯瑟琳的强项,她这半辈子就是干这个的。

          除了上面讲的2012年纠团在WTO告中国外,在去年特朗普最主要的贸易协定之一的《美加墨贸易协定》中,也施展了主要作用。

          要知道《美加墨贸易协定》,是特朗普任内最主要的政绩,他撕毁本来的《北美自由贸易协议》,重谈美加墨协定

          而美国事这样,协定光总统签订没用,除了总统签订外,必需通过国会,国会通过后这份协定才算真正的有法律效应。

          特朗普兴高采烈的和加拿大墨西哥展开会谈,但他要面对美国众议院的硬钉子。

          美国众议院议长,同时也是漂亮景致线的代言人“佩洛西”要获得民主党自己的好处,所以民主党也会派出代表一起参与特朗普的《美加墨协定》讨论。

          而佩洛西所派出的主要代表中,就有凯瑟琳.戴。

          凯瑟琳,为美加墨协定的最终签订,起到了积极作用,尤其是在民主党所一直器重的环境维护,和进步劳工权益方面。

          特朗普修正本来协定条款,做出重大妥协。

          也正是因为凯瑟琳.戴让特朗普在《美加墨协定》中的妥协,才让2019年12月,这份协定在美国众议院以385票同意,41票反对的压倒性成果通过了。

          凯瑟琳.戴,人生两场大仗。

          一场在WTO对中国

          一场在美国内部对特朗普

          她都完成的很杰出,这才有了今年,拜登提名她当美国贸易会谈代表的决议。

          中美第二阶段协定

          美国贸易代表,是个非常主要的职位,它和内阁同级,属于一线大员,尤其是在全球化的今天,贸易纠纷是关乎到一个国度经济稳固的主要因素。

          贸易代表对他国进行贸易调查,发起贸易制裁,展开贸易会谈。

          凯瑟琳.戴,上台后的最主要义务,无疑就是一个,“对付中国”

          再讲的具体点,就是完成《中美第二阶段贸易协定》

          上面提到,中美一阶段贸协,讲白了就两个字,要钱。

          特朗普要弭平中美间的贸易逆差,贸易代表莱特希泽重要义务就是让中国多买美国货。

          于是我们就看到“中美一阶段贸协”,最核心的内容就是中国加大采购美国农产品,消减中美的贸易逆差。

          那现在不同了,第一阶段是要钱,那第二阶段是要什么?

          要命吗?

          没那么夸大,中美第二阶段贸协的核心内容,将是“市场准入”。

          也就是中国加大开放敏感行业和敏感范畴,让外资进入,像是昨天提到的美国高盛成为中国第一家100%独资的外资券商。

          这是一个试水温的行动。

          凯瑟琳.戴要负责的,就是怎么让中国加大市场准入。

          那这就巧了,在昨天文章《中欧投资协议意外延后》里提到,底本中欧将在年底签订《中欧投资协议》的

          而“中欧投协”的核心议题,也正好是“市场准入”。

          中国将开放更多行业,让欧盟企业可以以独资的方法进入。

          但是就在临门一脚的时候,美国从中作梗,让中欧这份主要协定,延后了。

          美国为什么要阻拦“中欧投协”的签订?表面上看是美国不盼望中欧走的太近。

          但透过表象看实质,美国阻拦“中欧投协”的签订,基本原因是美国自己想先和中国签订“第二阶段贸协”。

          再把话讲的清楚点:

          中欧的《中欧投资协议》

          中美的《第二阶段贸易协议》

          这两份东西的核心都是一样的,都是“市场准入”。

          欧美都想在中国可以搞独资公司,还盼望进入更多范畴和行业。

          那先进入中国的独资外商,就必定享有优势。

          欧盟公司先进来了,那欧盟获利

          美国公司先进来了,那美国获利

          所以美国很不想《中欧投资协议》先签署,因为那会让欧盟企业占到优势。

          美国不断的施压欧盟,让底本年底该签的中欧投协不断往后拖延。

          这背后藏着美国自己的打算和好处。

          如今,拜登的策略已经很明白了:

          1,修复美欧盟友关系

          2,围堵中国科技发展

          3,通过贸易会谈,从中国赚取更大好处

          而戴琦……

          不对,凯瑟琳.戴,则是负责其中一环的主要人物,她从不粉饰作为美国人的自豪,和对中国的敌意。

          这样的人,将代表未来四年的美国,和中国展开第二阶段、甚至第三阶段的贸易会谈。

          这对中国,绝不是个好新闻。

          最后,以后我的文章,也会一直用凯瑟琳.戴,来称呼这位美国人。

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请输入搜索内容

          最新标签

          NEWSTAGS